“海澜之家(600398,股吧),男人的衣柜”,相信大家对这句广告词,应该很熟悉,没错,就是靠这个广告词海澜之家逐渐被广大的消费者所熟知,海澜之家也一度成为了国内服装企业的龙头,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一度被人们称为是“国民男装的领导者”。

  但近些年虽然海澜之家业绩保持持续增长,不过已面露疲态,快速扩张背后多项财务指标出现隐忧,高库存一直备受市场质疑。

  2019年半年报显示,海澜之家实现营业收入107.21亿元,同比增长7.07%;实现归母净利润21.25亿元,同比增长2.87%,利润增速不及5%。另外,海澜之家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下滑,2019年上半年,海澜之家的经营性现金流为4.99亿元,同比下滑40.60%。应收账款和销售费用大幅增加,应收账款达7.71亿元,同比增长64.39%,销售费用达9.93亿元,同比上涨29.47%。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销售净利率为19.70%,同样创近3年以来的新低。事实上透过数据我们可以观察到海澜之家业绩增速明显放缓,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海澜之家净利润分别为23.74亿元、29.53亿元、31.23亿元、33.28亿元和34.5亿元;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75.83%、24.50%、5.74%、6.5%和3.78%。最新存货超94亿,库存堆积严重饱受质疑

  服装企业的经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服装行业因为运营流程长,流行周期短,有显著的季节性特点,给企业经营带来了很多风险和不稳定性。

  一般服装有大概两个月的销售期,在销售进入低谷期时,商品价格下降,这种价格波动是威胁服装利润率的元凶。因此,服装巨头优衣库、ZARA等都选用SPA柔性供应链,全程参与商品设计、生产、物流、销售等产业环节,其目的就是提升对库存的反应能力,降低畅销品缺货和库存积压的问题。

  2014-2018年,其按年期末存货余额分别为60.9亿、95.8亿、86.3亿、84.9亿、94.7亿;存货占营收比重分别为49.3%、60.5%、50.7%、46.6%、49.6%。而同样以男装出名的七匹狼(002029,股吧)、报喜鸟(002154,股吧),二者在2018年期末的存货营收比分别为27.44%、26.37%。而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海澜之家在有新品牌并表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存货较高的规模,截止6月底存货为88.42亿元,同比增长0.20%,与2018年年报期相比减少了约6亿。最新三季报数据显示为94亿元。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与其他“轻资产模式”稍有不同,海澜之家是以打造品牌和渠道运营为重心,加盟商却不参与加盟店的具体经营,而这正是造成公司库存较高的一个主因。虽然存货规模庞大,但海澜之家目前还没有爆发较为严重的经营危机,这与其采取的“上游赊销货品制+下游财务加盟制”的托管式加盟模式有关。

  这就导致海澜之家资产负债表中的预收款项与应付账款两项数字庞大。根据2017、2018年财务数据显示,海澜之家的预收款项为16.61亿与13.21亿元,应付账款为67.11亿与57.69亿元,庞大的预收款项与应收账款导致海澜之家的负债高达165亿。海澜之家的门店实际上都是加盟的。但海澜之家的加盟店还不同于传统的加盟店,加盟商只能投资,但不能参与店铺的管理,店铺仍由海澜之家进行打理。这样的模式既保证了周建平自己的利润,又将可能存在的风险转移到了加盟商身上。但随着海澜之家进入成长瓶颈期,这种转嫁给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加盟商的风险或将有可能爆发。

  库存周转天数长也是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例如2018年需要298天才能周转一次,一年只能卖一次多点?在今年4月的股东大会上,有小股东对企业高库存问题提出质疑,而该公司董事长周建平称,“海澜经营模式没有问题,营收还在增长,那些质疑存货问题的,找一家营收比我们高的来,如果营收没有超过海澜,就没有资格质疑我们。

  公开资料显示,海澜之家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主要从事品牌管理、供应链管理、营销网络管理的大型消费品牌运营平台公司。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旗下拥有包括男装、女装、童装、职业服及家居等品牌。

  海澜之家的创始人名叫周建平,江苏省江阴人。周建平于1960年出生,在开始创业的时候,他身边只有18个员工,可用资金为30万,之后就成功创办了三毛集团。在最早的时候,周建平也是靠代工谋生。后来,他创办了海澜之家,2001年,海澜之家集团正式成立,虽说当时流行着的是女装的热潮,但是周建平却做了一个令人诧异的决定--只做男装。至此,海澜之家正式进入男装零售区域。“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一句广告词深入人心,也道出了海澜之家的战略定位,主打男装的制作和销售。

  业务核心过于聚焦,反面就是结构单一,很难说海澜之家对自身的现状没有明确认知。早在20世纪90年代,海澜之家就推出了面向职业装团体定制的品牌“圣凯诺”;2010年,海澜之家推出了女装品牌爱居兔;2012年,海澜之家推出了面向中低收入群体的高性价比男装“海一家”,而以上三个品牌,都没能再度达到海澜之家的国民地位。2017年,海澜之家一口气推出了涵盖轻奢女装/男装、运动潮牌、童装、家居的五个品牌,更是邀请了林更新作为新任代言人。

  但海澜之家的子品牌走得并不顺畅,如女装品牌爱居兔在多年经营下也陷入尴尬期,单店营业额持续下滑。公告显示,爱居兔2019年1月-8月实现营业收入11.48亿元、净利润为-2536.38万元。85556最快开奖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当下,为了提高商品周转,海澜之家积极发展电商业务,推进线上线下全渠道融合,线上销售额占比逐年提升。虽然线上营收在连续增长,但过去五年线上营收增速却在持续下滑。在过去的一年里,海澜之家的市场价值从最高的800亿跌到了400亿,直接蒸发了400亿。截至到11月4日收盘,公司的市值仅欸348亿。虽然海澜之家陷入销售困境,但这并不妨碍董事长周建平的壕!都说穷人玩车,富人玩表,巨富玩马。这一点在周建平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据媒体报道,周建平很爱马,并在江苏省江阴市的一个小镇上建了一个名马馆。其中最贵的马,价值也就1000多万吧,一些名马单价可以置换南京、甚至上海市中心的一套三室两厅,时不时这些马还要举办个表演啥的。近两年来,海澜之家营收与净利润增长率都呈现下滑趋势,能够支撑董事长如此高昂的消费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研讨发言材料及学习交流会心得体会8505